Spratly Islands of China Spratly Islands belongs to China Spratlys - Nansha Islands (Spratly Islands) of China
www.spratlys.org | Spratly Islands Maps | Spratly Islands News | Spratly Islands History | Spratly Islands Forums | Links
Spratlys > News > English News > June 2005

Category: @News



中国能源:中国利用深海油气资源仍待时日

文章出处:道琼斯社 2005-06-02 14:21

--------------------------------------------------------------------------------


  中国东海和南海的深海海底可能蕴藏着巨大的宝藏──近年来中国在全球苦心寻找的宝贵油气资源。

但中国要在近海深水海域成功勘探和开采油气资源,从而缩小国内能源供应缺口,可能还要等上数年时间。

中国的问题并不在于无法通过采集地震数据、圈定可能存在油气资源的区域。中国缺乏的是先进的钻探技术,因而难以证实油气资源的存在并开采出油气,同时相关油气资源的归属也存在争议。

根据中国几大石油公司2003年采集的数据,中国近海石油储量为246亿吨,天然气为15.8万亿立方米,但不清楚其中有多少处于深水海域。

中国在近海深水海域的勘探开发方面经验有限,迄今为止包括规划和实际勘探开发的区域总共只有三处,而且这些勘探开采活动都是与北美公司的合资企业开展的。

石油进口价格的急剧上涨要求中国必须迅速找到新的油气资源。已跃居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的中国,国内生产根本赶不上消费的迅猛增长,而且国内东北地区的陆上油田经过多年开采,产量已触顶下降。

渤海湾浅水海域及西部陆上新发现的油气资源也不足以填补供应缺口。

一个结果就是中国石油进口飙升。略显自私的全球头号石油消费国美国就将今年原油价格创新高归咎于此。

过去三年,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年增幅超过27%;由于油价上涨,石油进口额的增长更是大得惊人。

今年4月,中国的原油日进口量达到了创纪录的299万桶,折合日进口额大约1.50亿美元。

这使得中国的能源规划部门更迫切地希望能在国内找到新的庞大油气资源,但这个梦想要变成现实可能还需很长的路要走。

由于地缘政治不确定,中国勘探深水海域的前景受到限制,香港百德能经纪有限公司(Platinum Broking)的中国能源分析师Andrew Shuen表示。

地缘政治,石油经济学以及技术都会对这些勘探活动的前景产生影响,他指出。

资金和技术

按照中国石油业的标准,深水通常指300米以下的海域,并非国际标准的500米。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独家享有与外国公司签订近海石油分成合同的权利。

中国其他两大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China Petrochemical Corp.)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如果想和外国公司签订近海石油分成合同,就必须与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合作,虽然这两家公司也获准在近海勘探和生产。

迄今为止,中国正在开展的深水勘探项目只有三个,全部在中国南海海域,其中两个是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和加拿大赫斯基能源(Husky Energy)的合作项目。

今年12月,赫斯基能源将在29/26区块打下第二口深水预探井。去年7月该公司在40/30区块打的第一个预探井没有任何发现,但大约600米的油井深度对于中国和赫斯基能源来说都刷新了纪录。

第三个深水项目是今年2月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与美国科麦奇公司(Kerr-McGee Corp., KMG)的子公司科麦奇中国石油有限公司(Kerr-McGee China Petroleum Ltd.)签署的。迄今为止,两家公司尚未宣布任何详细的勘探计划。

近海勘探通常都耗资巨大,目前在墨西哥湾打一口深水预探井耗资高达1亿美元,而浅水预探井和陆地预探井的成本分别不到500万美元和50万美元。

因此,只有现金充裕的石油大公司或财政宽裕的政府才有能力进入深水勘探领域。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深水勘探海域在墨西哥湾、北海以及西非近海。

在中国,资金似乎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

(中国)这些大石油公司融资不会有问题,因为政府总是为他们提供各种帮助,包括财政支持,中国银河证券(Galaxy Securities)的能源分析师李国洪表示,最大的挑战来自技术。

中国的大石油公司并不缺钱。中国国泰君安证券(Guotai Junan Securities)的分析师Grace Liu表示,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上市子公司中海石油(CNOOC Ltd.)拥有人民币100多亿元的现金以及80亿元的3个月短期存款。

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虽然有20多年的近海勘探经验,但在深水勘探方面才刚刚起步。

以海底管道施工为例。中国最先进的起重铺管船是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蓝疆,该船的作业水深最多为150米,相比世界上最先进的起重铺管船2,000多米的作业水深简直不足一提。

边界纠纷

中国大多数潜在的深水油气资源都位于中国南海和东海海域。不幸的是这两片海域都存在错综复杂、时而还会升级的边界纠纷。

争议最大的海域是南沙群岛附近,中国大陆、台湾、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都声称享有领土主权。

尽管已有联合勘探声明,但在这片海域很快开采出油气的希望寥寥。

今年3月14日,中国、菲律宾和越南宣称未来三年将在南海14.3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内联合进行震波勘测。

这项被中国媒体一时誉为具有突破意义的协议,并不意味着领土主权争议的解决。事实上,这可能为新的争议埋下了隐患,特别是如果勘测发现巨量油气资源的话。

在东部,中国在领土权益方面与日本存在着严重分歧。

本周,中日官员举行了两天的会谈,就西湖凹陷区域春晓天然气田的天然气归属长期争议进行协商。

在大约110米水深之下的春晓天然气田主要位于中国东海大陆架的边境海域内,但日本声称该气田与其宣称的专属经济区有重合。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和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已在春晓设立了钻探平台,并开始铺设管道。

正如人们预料的那样,本周的中日会谈除了约定继续协商外并无成果,中国拒绝了日本有关暂停天然气开发或向日方提供项目细节等要求。

上个月,因恐怕中国的海底开采井可能会挖走它认为属于自己境内的资源,日本政府改变了政策。它结束了几十年的禁采令,允许日本石油公司进入争议地区开采,这立即引起了中方的强烈抗议。

有趣的是,去年9月,皇家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Shell Group)和加州联合石油公司(Unocal Corp., UCL)撤出了享有20%股权的西湖凹陷项目,称储量小于预期,不具有商业价值。

但一些业内人士称,这两家公司可能是不想卷入这个存在政治争议的项目。

http://news.xyfund.com/062005/02/187500.html